029-85228717
心理探索/首页

你有在关注我吗?

2019-6-7

西安指南针心理咨询师    靳利

原创文章,请勿转载

立即咨询




曾有一位长期接受精神分析的来访者,称她为晓丽吧,女,35岁,职业女性,婚姻出现问题,同时也遭受攻击性抑制,周期性肢体痉挛和精神紧张的痛苦。她的问题需要密集的接受精神分析,这也是她要求的。她使用的是长沙发治疗,我坐在她的后面,我们一周进行三次。

做了几周咨询,在她与我对她自己的冲突有过多次交流之后,晓丽突然问我,“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有认真的关注我吗?请回答我!”我回应到,当然我正在认真倾听你说话,同时我想到她可能有一个我不在场的可怕幻想,她又突然回应说,“我怎么知道你在听我说话,你有可能在看报纸!”

2.png

当然,我不可能在咨询中去阅读报纸,我说她的幻想来源于其他某个地方,但是我不知道是哪里。晓丽突然回想起来,“很可恶,我父亲在我小时候经常这样干,我坐在餐桌边,我想和他说话,他总是把拿张该死的报纸挡在他的脸前,我看不见他,他也不会回应我。”她在父亲面前的挫折感也让她的情感变得很回避和退缩,而同时,她也很渴望从父亲那里得到情感回应。对害怕我对她不够关注,从而导致了有许多起源的丰富幻想。


实际通常情况下,绝大多数来访者期望咨询师能够像他们的父母在他们童年时期对待他们的那样对待他们,诸如他们的父母一直忙于工作,忙于照顾其他的孩子,或者对他们没有足够的关注和响应。


一般抱怨咨询师不关注他们的来访者,在信任方面也会有一定的局限性,其原因可能是创伤、忽视,或者在童年和青春期有过其他不愉快的体验。


记得有一次我乘坐长途火车,距离终点站还有半个小时左右,车厢里一个小男孩突然哭闹起来,不停的说到我要下车我要下车,大家都清楚,长时间的坐车,即便是一个成年人都会觉得枯燥和疲乏,何况是个孩子,很明显孩子有点闹情绪,作为咨询师的敏感性,我很想观察一下孩子的家长会如何处理这个事情,在孩子哭闹好几分钟后,我都没有听到他父母的任何回应,我都有点急了,准备走过去看看,这时候孩子的母亲发声了,很不耐烦的说,“闹什么闹,车不停,你有本事跳下去呀!”可想而知,孩子哭闹的更凶了!周围乘客纷纷侧目,这时候,孩子父亲竟然啪啪打起来了孩子,并且责怪孩子打扰了别人,孩子受了惊吓,停止了哭泣,顿时安静下来。而我的心缺久久不能平静。


从孩子开始闹情绪到最后情绪被压制住,我没看到孩子的父母去关注和共情孩子的情绪,也没有听到他们正面回应孩子的问题,当然最后的解决手段更是简单粗暴,我也相信,我看到的这个现象并不是个例,可能你我身边都有在不断的上演,亦或你我都曾有这样的经历。


在临床的咨询工作中,在共情、信任和亲密方面存在着问题的人都是很难被治疗。因为他们很少被关注和看见,同样,他们自身也会缺失关注和看见的能力。即使制订了咨询计划, 他们常常也会退出,即使长期待在咨询中,也很难有太大的变化。

你有在关注我吗?

你有在看见我吗?

不只是我,还有我的情绪和需求。



【指南针心理,心理学科普践行者!】

遵循法律法规和职业心理咨询师保密原则

所有案例均经来访者同意授权

为保护来访者

案例均为化名

仅希望提供大众心理健康知识

万勿对号入座

文章:指南针心理咨询师   靳利

西安指南针心理咨询  

咨询热线:029-85228717

地址:西安市碑林区南稍门中贸广场5号楼1单元2507

立即咨询